當前位置: > 首頁 > 獨家 >

在黃桷坪老巷子里,這位95后搖滾中醫開了一間“離經叛道”的寶藏古著店

本文來源:城事city

做無意義的事情并且不需要被人理解。

 

無意義

M e a n i n g l e s s
“無聊唄,因為。”
 
 

有一首歌,叫《時候到溜》。

歌詞里講的是,印第安人都從土里面長了出來,寵物和機器在街上曬太陽。

都是一些很奇怪的事情,讓人感覺非常無意義。

聽了這首歌以后,望川的腦海里蹦出來一句話:

“做無意義的事情并且不需要被人理解。”

 

photo by @定西

“我如果真的來給你解釋的話,說明它還是有意義的。

很多東西,你一解釋就輸了……

無意義其實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在別人眼里也許是無意義的,但滿足自己就夠了。

所以無論什么事情,有意義也好,無意義也罷,最后還是取決于人們如何去看待它。

“看你自己吧。”

 
 

古著

V i n t a g e
“它首先是我的店,其次才是一個古著店。”
 

Meaningless和其他古著店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店內的裝潢和整體風格了。

磚紅色的彩漆打底,與店門上的綠色招牌里應外合,定下復古的基調。

墻上貼著各種音樂節演出的海報,店里放的是新褲子這些樂隊的音樂。

許多海報原本是貼在望川的臥室墻上的,他把它們撕下來,又貼在店里。

再加上后來不斷地搜羅,不知不覺竟快要把墻面貼滿了。

墻繪的咪咪和嘎嘎是拜托朋友來幫忙畫的,各式有趣的小擺件是自己的得意收藏。

店里都是望川在打理,甚至還能在桌上看到他之前裝修用的工具。

“這地方原本是一家賣面條的餐飲店,然后我就全都給它拆了,再把這些東西裝飾上。

都是我自己弄的,所以做出來可能也就那樣吧。

說實話,有自己風格就行了。

提及對古著店和Vintage的看法,望川說其實這個東西很簡單。

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店,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想過要開一個自己的店。

可能別人會想開酒吧、咖啡廳,他其實一開始也沒有想到要開古著店。

正好古著店和他的想法比較搭邊兒,他就開始著手準備了。

至于這個店會是什么樣子,當然是自己心里的樣子。

“任何喜歡的東西,我都想把它放到店里來,因為這是我的店。

它首先是我的店,其次才是一個古著店。

望川覺得,不能被那些既定的概念和風格給限制住了。

“其他的古著店大多是歐洲宮廷風的復古感,比如會有一些珍珠項鏈之類的飾物……

但可能因為我是男生吧,就我一個男老板。

上架的服裝都是望川自己出去用心采選的,風格各有千秋。

碰上特別喜歡的衣服,他甚至會先放在店內收藏一段時間,而后才考慮對外出售。

“現在這樣的話,喜歡古著的會來,喜歡樂隊文化的也會來。

喜歡古著的自然是和我志同道合,喜歡樂隊的朋友也能跟我聊到一塊兒,這樣開店也會更有意思一些。

 

山城擁躉

F a l l   i n   t h e   M o u n t a i n

“在這種城市生活真的好沒意思。”

“我是一個山東人,之前在沈陽也待過六年。北方的城市都像文藝電影里的那些縣城一樣,所有城市都一個樣子,灰蒙蒙的街道,特別寬,街上有兩個小型超市,市中心有一個大廈,可能還會有兩家洋快餐店。”

因此,望川總覺得北方的環境里少了那么一點感覺。

“他們更喜歡循規蹈矩去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做一些其他人做過的事情。”

“我之前在北京和上海生活過,在南京也學習過一段時間,當時在南理工讀書。

在那邊上班時,我住在上海那些打工人們住的邊邊角角的地方,每天坐一個半小時的地鐵,去市中心上班,晚上再回來,每天坐地鐵就要花十幾塊錢。而且我也沒有什么社交圈子……特別壓抑。

當時覺得,在這種城市生活真的好沒意思。

“但是,在我看來,重慶就是一個非常有包容性的城市,這可能也是南方城市和北方城市最大的區別吧……”

“不像其他很多城市一樣把所有好吃好玩的、貴的東西放在一起,重慶有很多商圈,在哪里都能很容易就找到生活的感覺。

重慶人也非常悠閑,有空的時候就喝喝茶打打牌,哈哈哈。我來重慶以后,認識了很多有意思的朋友。”

2018年,望川第一次來重慶,去年一年的時間里他就來了重慶六趟,和朋友一起玩兒,去看各種音樂節的演出。

今年過年的時候,他決定來重慶過年。后來又因為疫情原因,在這里一直待著,漸漸地,其他很多事情也就都放了下來。

其他事情都放下來以后,我想留在重慶了。

 

隨性青年

N o t h i n g   S p e c i a l

“當我第一次被大學生叫哥的時候,就覺得情況不對了。”

photo by @定西

“你要采訪我嗎?”

雖然已經提前打過招呼了,但店長望川在放水剛到店時,還是笑著給了這樣一個反應。

“我叫望川,我的貓叫秋水,我是它哥,它是我弟。

望穿秋水,平時就它陪著我。

出身中醫世家的望川,上一份工作是醫生。

“我是在威海出生的,然后小學在濟南,初中去了東北,大學期間又去了江浙一帶,在那兒待了兩三年。去年在濟南,前年在貴陽,今年又在重慶。

小時候人家說我很老成,初中那會兒就開始說我像二十多歲的?,F在別人一看我,會很自然地覺得我是三十歲的。

當我第一次被大學生叫哥的時候,就覺得情況不對了。

photo by @定西

五六年的中醫臨床經歷,讓望川顯得要比同齡人老成不少,因此他自認為對待世事也更加隨性。接觸過許多絕癥病人,每天都在面對生死,漸漸地就看淡了這些。

“現在年輕人喜歡的東西,當初的我相對來說也要接觸得少一些。那會兒身邊的朋友基本上也這樣,無論是心理年齡還是其他方面,可能都要成熟一些。”

“我這個人實在是太隨性了……”

得益于附近的川美和同樣富有藝術氣息的黃桷坪涂鴉街,這里經常會有游客過來。

望川很樂于與客人們聊天,順便再推薦一下重慶,分享自己在山城尋找美食的經驗。

讓他覺得有趣的事情,大抵就是與形形色色的人之間的交流吧。

“上次來了幾個黑人朋友,進店之后就開始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他們對著我說外國話,我對他們笑。

昨天老家那邊給我寄過來一箱自己家的那種北方板栗,有二十多斤,我就把它們拿到對面的糖炒板栗店,拜托他們幫我炒。炒完以后分給附近的鄰居,分了好幾家店鋪,分完之后才發現自己就只剩這么幾顆了。”

“這種感覺很有意思,街坊鄰里比較簡單的氛圍,不用擔心發生什么特別激烈的事情。

但是你開這種小店的話,和客人談話、聊天,會有一些讓你比較感興趣的事。

我原來的工作也是,講課也好,給人看病也好,跟人交流會比較多。”

“雖然窩四貝方人,但我從芹話還四縮得闊以哈。”

聽了望川這句略顯生澀的重慶話,放水終究是沒忍住,放松了笑出來聲。

都說望川少年老成,但言談間還是能讓人輕易就捕捉到,這個北方大男孩身上那些獨屬于年輕人的因子。

隨性的背后,是看淡生活,卻仍舊能繼續熱愛生活。

比起一家店鋪,無意義古著更像是一份屬于望川個人的獨特表達。

他的生活態度、閑暇愛好與一些所謂無意義的感悟,都如同那一張張貼滿紅墻的海報掛畫一樣,在二十出頭的人生里被他一一收集起來,成為此間所有無需理解的答案。

 


中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