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電子版 > 2021.05.13期 >
A07-陳正道:我在電影中跟家庭、跟自己和解

A07-陳正道:我在電影中跟家庭、跟自己和解

《秘密訪客》五一檔上映 口碑兩極分化

陳正道:我在電影中跟家庭、跟自己和解


導演陳正道之前作品的品質,加上郭富城和段奕宏兩位演技派的加盟,使得陳正道的新作《秘密訪客》被視為今年五一檔票房冠軍的有力競爭者。然而,影片在5月1日上映之后卻迎來口碑的兩極分化,豆瓣評分目前也只有5.7分,最終以1.9億元位居今年五一檔票房第三名。

對此,陳正道發微博表示,所有的負面評價已經收到,自己會將其轉為正面的能量,努力在之后的創作中贏回觀眾的信心。同時,他還表示,所有的爭議都應該回歸到如何把故事說動人上,在反省之后,他還是會繼續努力創作。

陳正道對影片口碑的分化顯然是有心理準備的,在影片上映之前,他就在接受采訪時“預言”《秘密訪客》會是一部有爭議的作品。“看這個類型的影片,就像我跟觀眾在進行一場較量——我有沒有抓住觀眾,觀眾有沒有被我打中;你猜到沒,你猜錯沒;你覺得合理不合理?其實有時候看影評很難受,看到網絡上的評價,就覺得好像有,好像沒有。后來,我發現自己享受這種感覺,我好像在跟觀眾一起成長。”

拍心理驚悚片,家是最好的展現舞臺

2006年,因愛情片《盛夏光年》獲得第11屆釜山國際電影節新浪潮獎,導演陳正道一舉成名,之后他導演的《重返20歲》《催眠大師》《記憶大師》等作品,都獲得不錯口碑。因此,電影《秘密訪客》被觀眾寄予厚望。

不同于《催眠大師》和《記憶大師》,陳正道試圖將《秘密訪客》拍成一部心理驚悚片,“我永遠想探索新類型,挺好玩的。拍《催眠大師》的時候,因為國產片似乎少有反轉、環環相扣的劇情,所以,我們嘗試了一下;拍《記憶大師》的時候,因為國產片沒有所謂高概念架空世界的懸疑推理,所以,我們要做一下;到了《秘密訪客》,我覺得自己更勇敢了,想做一個心理驚悚片。心理驚悚其實是更少見的華語電影類型,我覺得類型創新上是有待挑戰的,再者,《秘密訪客》的表演形式、講故事的方式,完全不同于前兩部。故事的懸念與解謎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觀眾去探索影片背后的意義。”

《秘密訪客》終極版預告片里有一句話:“每個家庭都有秘密,而我們的秘密,就是家庭。”影片中的家庭是個充滿秘密的家庭,從其海報可以窺見一斑,明明是“全家福”的照片卻透露出奇怪的氛圍,從著裝到站位、從表情到眼神,多個細節值得細究。

正襟危坐、神情威嚴的父親(郭富城飾)彰顯著一家之主的地位,身后的母親(許瑋甯飾)、姐姐(張子楓飾)及弟弟(榮梓杉飾)皆身穿黑色正裝出鏡,嚴肅、冷漠的表情透露著“家人”之間非比尋常的關系。一旁的訪客于困樵(段奕宏飾)不修邊幅、穿著隨意,與一家四口顯得格格不入,身上的褐色米奇T恤卻意外與背景畫融為一體,似乎在暗示著神秘訪客想要盡力融入家中卻始終游離在外。

在陳正道看來,心理懸疑驚悚的類型片中,家是最好的舞臺。“因為家是整個社會或者整個世界的縮影,家也是我們所有人內心構成的重要基礎。家庭會影響你的工作、愛情、自我實現……家是我們最原始出發的地方,也是造成我們現在所有行為或者情感特質的開端。”因此《秘密訪客》用一個家庭講述陳正道的心理驚悚故事,是因為他覺得在“家”這個舞臺上,他可以用最少的人,講述最多的主題。

此外,家庭也是陳正道幾部電影中的共同主題。陳正道說自己小時候很敏感,有些事總是不知道怎么跟家人講。“我的童年是有很多秘密藏在心中的,不跟家庭溝通這件事情是我成長過程中最大的隱患。因此,我在電影中講述跟家庭、跟自己和解的故事,或者僅僅是進行自我認同。我覺得,這可能是我的電影一直以來的核心主題。”

觀眾才是“秘密訪客”

大多數觀眾認為“秘密訪客”是于困樵,陳正道卻表示,在《秘密訪客》這部電影中,其實觀眾才是這個家庭真正的“秘密訪客”。“這是我用了最多特寫鏡頭的電影,臺詞量非常少,所有人的眼神流動,就仿佛觀眾在看一個沉浸式的劇?;蛘哒f,觀眾可以把電影當成一個密室,觀眾是‘秘密訪客’,這一家人看不到觀眾的存在,但觀眾卻看得到他們每個人的秘密。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特殊的觀影體驗,有的觀眾會喜歡,有的觀眾會不喜歡?,F在華語電影市場上,用這種方式去看懸疑驚悚、心理驚悚對我來講是挺需要勇氣的。電影中所有人都有秘密,希望觀眾可以跟我一起無限貼近角色,這樣你會看到秘密不是重點,人物沖突才是重點。”

陳正道認為,一些人建立家庭,是想為脆弱的自己找到一個避風港,“《秘密訪客》是用比較少見的方法去討論我們如何把家變成一個溫暖的避風港,如何學會用家庭般的愛去愛別人。片中郭富城扮演的汪先生為什么要組建一個家庭?他是想要建立一個家去撫慰他曾經受到的傷害。影片中,這個家讓年輕一代,也就是張子楓和榮梓杉扮演的角色,學會擺脫陰霾、還原家庭的本質,學會原諒彼此、包容彼此、給予彼此更好的未來。”

在陳正道看來,中國人是非常注重家庭的,家庭帶給孩子很多愛和成長。但是,有時候,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也會遇到一些困難。“如何克服困難、提升自我,這是《秘密訪客》這部電影的大主題。”

最后十分鐘給觀眾溫暖

《秘密訪客》的故事實在不夠令人愉悅,而其英文名卻是《home sweet home》。陳正道解釋說,其實一開始片名就是《甜蜜的家》,影片開始時姐弟倆彈的鋼琴曲也叫《home sweet home》,“我覺得《甜蜜的家》這個片名很有想象空間,看似溫馨卻是心理驚悚這個類型,有一個反差感。但我最近有一些血糖問題,一直在控糖,我才發現糖的甜蜜本來就不是什么好事,它只是給你短暫的愉悅,后續卻會帶給你很大的麻煩,我相信很多在跟體重較勁兒的女孩都懂。”

陳正道笑說,觀眾要原諒他用那么奇特的方式影響了觀眾們前110分鐘的觀影體驗,“但最后十分鐘,請你們看到我給你們的溫暖。”

《秘密訪客》中,父親汪先生控制欲強、為人刻板,他內心孤獨,渴望被愛、渴望自由。然而,因為要做好父親這個角色,他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強。母親是弱勢的,但她也渴望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姐姐喜歡畫畫卻被父親反對,她渴求家庭的愛而不得,就開始反叛,但她也是這個家庭中第一個重塑自己的,她告訴自己還年輕,可以不要重復上一代的錯誤。弟弟原本是被欺負的,但因為他是男性,被迫成為繼承人,他在很小的年紀就醒悟,開始覺得要去維護這個家。

陳正道說:“其實這是這個家庭四個角色的刻板印象,片中我們用很極致的方式去表現,但故事結尾是非常光明的,姐姐和弟弟達到和解而不是耽誤彼此的人生,也終結了片中父親內心的陰影。”

陳正道表示,在成長過程中,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汪先生、汪太太、姐姐、弟弟,“如果不克制自己內心偏離的那一面,那么我們隨時有可能在每個角色中游離,因為家庭會讓你變換角色,女兒變成母親、兒子變成父親。追尋自我、跟自己和解是這部影片的最后一場戲,我希望看完這部影片的觀眾會理解這點。”

對于片中角色的一體兩面,陳正道表示,這是他大多作品都具備的特質:“我們都是比較雙面的,有積極面跟消極面的部分。其實,在漫長的青春時期,我也曾過著雙面人生。三十幾歲后,電影治愈了我,讓我不再害怕被別人看到我的另外一面。”

化身細節控 魚頭的位置都有講究

觀眾對《秘密訪客》詬病最多的是影片的故事,而陳正道所營造的電影美學得到了認可。陳正道認為這是他完成度最高的電影,對于細節的把控可以讓“觀眾看完這部影片后,產生極大的舒適感”。

全片是依賴質感細節來建構的。一家四口的衣服,只有在試圖逃出去的時候有變化,例如張子楓身上出現花紋。其他時候他們的穿著都裁剪得非常工整精細,沒有多余的裝飾,所有的顏色跟他們房子里的結構基本上都是呼應的,連花都插得非常對稱。

餐桌更是片中細節表現的重中之重。陳正道表示,餐桌是片中一個十分重要的場合,一家人的沖突以及秘密的揭露都發生在此,因此他和編劇在餐桌菜品的選擇上大有講究。他們選擇了大量精致的傳統中國菜,不管是復雜的八寶鴨、清蒸鷹鯧,還是簡單的煮餛飩,都暗藏深意。例如清蒸鷹鯧,魚里需要塞湯匙才能完全蒸熟,就像這個家,看似完美,但包裹的秘密讓這個家的實質真相由內到外地通透出來。同時,在擺位時,鷹鯧魚的魚頭需對準汪先生,寓意著汪先生一家之主的地位。

此外,郭富城扮演的汪先生的書房里,有非常多他珍藏的相機。陳正道說他們找了幾臺真正的徠卡相機,“每天拍攝的時候美術組都會派人盯著,因為要是掉幾個,我們就會賠掉整個美術預算,里面有一些相機非常貴重。”

要改變自己,才有可能改變家庭

提及自己的家庭,陳正道感謝家人的寬容。他說自己很早就想拍電影,很小的時候就想做自己的事情,“我能感受到父母希望我可以從事穩定一點的工作。比如,從我要做電影導演開始,母親就會問我要不要做公務員、要不要做老師、要不要學修車。”

陳正道是家中的第三個孩子,父親對他管束嚴格,但是,拍了《盛夏光年》后,他發現父親買了100張電影票招待親朋好友去看。“其實那是一部不適合長輩們觀看的電影,看過這部電影的觀眾可以想象,在電影散場的時候,我父親用了多快的速度走出電影院。當時父親的樣子讓我想到朱自清的《背影》。母親也是,她一直叫我不要拍電影,但我第一臺攝影機是她叫我父親買給我的。我大學休學去拍電影,她也沒有阻止。”

在陳正道看來,父母是沒有門檻的職業。“成為父母,有嚴格的考核嗎,有標準嗎?都沒有。每個父母都是在做父母后,才逐漸學習如何做父母。所以,當一個人用消極的方式去看待家庭,則只會看到這個家帶來的束縛?!睹孛茉L客》雖然是一部極為邊緣的電影,但我想跟觀眾講的是,不管好與壞,家庭在你出生時就已經決定了,你可以選擇是用錯誤的方式去埋怨,還是用溫暖的方式去對待它。所以,只有改變自己,才有可能改變家庭。因為家庭是父母曾經奮斗過的結果,我們肯定有不滿意、有抱怨,但是,如果能做到不抱怨,也許你便是照亮這個家的光。父母不可能是完美的,我們自己也都是有缺陷的人,如果能做到彼此傾聽,這樣的家庭就會延續得越來越好。當然這是我很主觀的看法,每一個人都會對家有不同的解讀,我從家里面得到的溫暖,便是我想做什么我都有被尊重。”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 張嘉 圖/田慶欣

中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