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重慶 >

用生命托起師魂 ——追記舍身勇救落水兒童的王紅旭老師

本文來源:重慶日報 閱讀:33457

  六月一日傍晚,大渡口區萬發碼頭,湍急的江面上,十幾位市民手挽著手組成一道人鏈,從王紅旭手中接過溺水的孩子,傳遞至岸邊。(視頻截

  六月一日傍晚,大渡口區萬發碼頭,湍急的江面上,十幾位市民手挽著手組成一道“人鏈”,從王紅旭手中接過溺水的孩子,傳遞至岸邊。(視頻截圖)

  江水洶涌,兩溺水小孩命懸一線。沒有一絲猶豫,王紅旭老師一口氣狂奔百米,衣服未脫即跳入長江中救人。

  在成功救起5歲女孩后,王紅旭又拼盡余力成功托舉起6歲男孩,自己卻被江水沖走。生的希望留給了孩子,大渡口區育才小學教師王紅旭年輕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35歲。

  朋友圈里,英雄救人視頻瞬間刷屏;寶山堂悼念中心,市民自發前往吊唁;英雄出殯,數千群眾佇立道路兩旁為他送行,汽笛長鳴……

  他留下狂奔百米救人的背影

  6月1日,兒童節,重慶。

  當晚,一段感人而悲壯的視頻在重慶人的微信群、朋友圈快速傳遞,只要是看到的人都被視頻中的畫面所震撼:

  湍急的江面上,十幾名市民組成一道“人鏈”,手挽著手、呼喊著,延伸至滾滾江心,將一個溺水的孩子托舉傳遞。而遠在江心一個只露出頭的模糊影子,載浮載沉逐漸消失于江水中……

  次日,噩耗傳來,視頻中那位消失的救人者在跳入江中連續救起兩名落水兒童后,終因體力不支沉入江心。

  “唉,最開始,我們都以為跳進江里的人,是那兩個孩子的爸爸。”時隔數日,現場目擊者王顯才老人回憶起那一天,依舊眼圈發紅。

  6月1日傍晚,長江,大渡口區萬發碼頭附近。

  這一段江面有一大片沙灘,夏日里總有許多市民喜歡來這里休閑,六一兒童節更是聚集了不少帶著孩子玩沙戲水的市民,沙灘上處處歡聲笑語。

  傍晚,天色漸暗,69歲的王顯才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是下午5點40分,他笑著招呼孫女和老伴打算回家吃飯。

  “救命哇!救我的娃兒??!”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瞬間劃破了沙灘上的嬉鬧聲。

  眾人驚愕的目光,下意識地望向聲源之處——一位癱軟在沙灘上的年輕媽媽。突然有一道身影從百米之外,奔過一片草叢,狂奔沖向江邊。

  “太快了,我們完全還沒搞清楚怎么回事,他就沖下去了。”當這道人影擦身而過時,領著孫子玩沙的另一名目擊者王素芳,還下意識抓緊了孫子。

  那道向著江心狂奔的踉蹌背影,是35歲的王紅旭留給眾人最后的身影。

  王紅旭三歲的兒子團團發現父親甩開了自己的小手,還來不及哭鼻子,就看到父親已在百米之外。

  與王紅旭一家結伴到江邊游玩的朋友許林盛一家,也是驚詫萬分。

  知夫莫若妻,同是大渡口區育才小學教師的妻子陳璐希第一時間就察覺了丈夫的意圖,“他是體育老師,還考過救生員證,上大學時就下水救過一個小男孩,這一次他肯定也是去救人!”

  在亂流最急處跳江救起第一個孩子

  “噗通!”一聲,江水飛濺。王紅旭就這樣在眾人都沒反應過來時,狂奔百米后,一頭扎向了江中。

  63歲的王素芳看著王紅旭入水那一幕,心里莫名地“咯噔”了一下,“那邊的江水有點急”。

  事后記者復盤現場時發現,王紅旭跳入江中的位置,水情異常復雜。

  衛星圖測距顯示,這段原本寬達750米的江面,在這里突然收窄到540米左右,形成了一個急劇收縮200米以上的“喇叭口”。

  更棘手的是,這個“喇叭口”江段對岸,還有一處伸入江心70米的灘涂。

  原本湍急的江水,在涌入突然收窄200米的“喇叭口”時,被對岸伸入江心的灘涂所阻,形成了一段反弓型亂流。

  王紅旭,就在這最兇險的江段,毫不遲疑地一頭扎入江中。

  王紅旭大學室友胡正軍畢業后常去他家做客,“王紅旭家距這段江岸2000多米,經常來這里散步,他對這段江面的水情非常了解。”

  今年5月1日起,重慶正式進入汛期,來自氣象部門的記錄顯示,5月整整一個月里,重慶僅3天晴天,長達14天里是雷陣雨和小雨。

  但哪怕是在這種情況下,在那個六一兒童節的傍晚,王紅旭還是義無反顧地一頭扎進了暗流洶涌的江中。

  “快點救人哪!”隨著王紅旭入水掀起的巨大水花,岸邊的眾人才意識到事態嚴重,竟然有兩個孩子同時被卷入江中。

  王紅旭入水后,就朝著最近的一個小女孩游去。

  僅僅30秒后,緊隨身后的朋友許林盛和市民張廣榮等,褲腳都沒卷起,踉踉蹌蹌地向江心蹚去。

  蹚入江水后,他們才發現了這段江水的兇險之處:看似海灘一般無限延伸至江心的沙灘,居然在二三十米后就是一個落差不知多深的陡坎。

  許林盛和張廣榮義無反顧跟著王紅旭入水救人。

  哪怕是明顯感受到巨大危險,但江灘上前一刻還在嬉鬧的人群,竟然在不到2分鐘內,組成了十幾人、長達二三十米的“人鏈”。

  組成這條震撼“人鏈”的市民,最淺的站在淹沒小腿的江水中,站位最深的則僅剩一個頭露出江面。

  這條震撼“人鏈”最末端的那個“錨”,就是已經在江水中載浮載沉的王紅旭。


  
  王紅旭老師生前照。(大渡口區區委宣傳部供圖)

  “我是在一陣歡呼聲中接過的那個小女孩。”許林盛紅著眼回憶,當時王紅旭在深水區,是雙手托舉著孩子一把推給了自己。

  許林盛抱起孩子一回頭,就被“人鏈”后面的人迅速接過去。岸邊的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歡呼聲。

  他將生的希望留給孩子

  許林盛看到懷中大張著嘴的小女孩安全了,一扭頭發現王紅旭已經游向更遠處的小男孩。

  此刻許林盛發現因為剛剛用力過猛,加上濕透的衣服在水中的巨大阻力,讓他有點吃不消。他迅速回到岸上將濕透的衣服、鞋子脫掉,轉頭又跳入江中。

  “那段江流太亂了,我們往江心游,水流把我們往岸邊推;我們往岸邊游,水流又居然把我們往江心推!再大的力氣,在那段江水中來回幾次都要耗盡。”許林盛對水下的那一段過往心有余悸。

  “他最后那一刻,如果不托舉那一下,就肯定可以抬頭向岸邊靠攏,我們肯定可以抓住他,肯定可以抓住他啊……”許林盛距王紅旭最近,將一切看得真真切切。

  但對王紅旭來說沒有這個“如果”。

  就在生死一刻,這個35歲的男人,用盡了最后一絲力氣,將已經救到的男孩,托舉著推向了那條“人鏈”。

  “托舉的那一刻,他明顯已經體力不支了,因為江水已經完全淹沒了他的鼻子,只有一雙眼睛露在水面。”許林盛回憶。

  “拉我一把!拉我一把!”這是王紅旭下水連續救起兩個孩子后,唯一的一次求助,也是最后一次。

  然而,兇險莫測的湍流仍在將他往江心推去,加上最后那一次托舉孩子帶來的反推力,他一頭栽進了滾滾江水之中,再也沒有露頭。

  被“人鏈”傳遞到岸邊的男孩已經全身僵硬、失去意識,現場一位女士立即撲過去按壓孩子胸部進行急救,最終成功救醒這個孩子。

  至此,兩個溺水的孩子全部安全脫險。只是,救人的王紅旭卻消失在了江水中。

  參與救人的“人鏈”久久沒有解散,依然手拉手站立在江水中,向著長江大聲呼喊著。岸上的人群則是一片寂靜,不少人眼圈發紅。大家都不愿意離去,希望看到王紅旭重新出現在他們面前,期盼有奇跡發生。

  3歲的團團站在江邊,奶聲奶氣地喊著“爸爸、爸爸……”年幼的他,尚不清楚爸爸消失在江面上意味著什么。

  20分鐘后,大渡口劉家壩消防救援站、茄子溪街道辦事處、重慶市公安局水上分局九渡口派出所、120急救等單位趕赴現場參與救援,當天一無所獲。

  6月2日下午4點左右,噩耗傳來:經多方搜救,王紅旭在事發水域附近被找到。

  他犧牲了!

  英雄離去慟山城

  王紅旭救人的一幕,在6月1日當晚就通過現場諸多目擊者所拍攝的視頻、照片,出現在了重慶市民的手機中、朋友圈中,也沖擊著這座城市所有善良的心靈。

  時值六一兒童節,王紅旭長江激流中連救兩名孩子不幸離世的消息,感動了萬千素不相識的重慶市民。

  6月3日晚上8點,王紅旭追悼會在大渡口寶山堂悼念中心舉行。

  因擔心王紅旭家屬觸景生情更加悲痛,此事并沒有通知被救孩子的父母。但他們從網上得知此消息后,堅持要去拜祭王紅旭,“我們一定要親自感謝王老師的救命之恩,他走了,我們好難過,他也是一位3歲孩子的父親,我們一定要來送送他……”

  當天中午12:30,被救孩子的父母悲痛地相互攙扶走進尚未搭建完畢的王紅旭靈堂,長跪不起,痛哭流涕,抽噎著訴說著內心深處的感激和悲痛。

  除了王紅旭生前的親屬、同事、學生、摯友外,更多是王紅旭素昧平生的市民進入靈堂,在王紅旭遺體、遺像前肅立、默哀。

  “我很難過,以這樣的方式認識你。”市民劉女士專門坐了1個多小時車前來悼念,她默默將一支白花放在祈福廳外,“我的孩子也在讀小學,謝謝你曾經守護他們。”

  “王老師,我們約定畢業后要跟您踢場球,這事大家心里都記著,您怎么就失約了呢?”如今正在讀初三的學生李磊,來到追悼會現場,淚流滿面地回憶,他還記得王紅旭在學校綠茵場上矯健的身影。

  6月4日一早,王紅旭出殯。

  “沉痛悼念王紅旭老師,英雄一路走好!”大渡口區育才小學的校門口掛上了黑白標語,上千市民自發來到這里,站在道路兩側默默等待著送別英雄。

  上午9點50分左右,在渝警驍騎的引導下,靈車從學校門口緩緩駛過,讓王老師再看一眼工作了十幾年的地方,看一眼他的學生和同事。

  整齊的車隊徐徐開來,路邊守候的人們含淚一遍遍呼喊:“王老師,英雄!王老師,一路走好!一路走好!”

  沿途的汽車也停駐讓行,鳴笛致哀。

  市民梅明從網上了解到王紅旭的事跡,專程從單位請假過來表達哀思。

  “這世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梅明動情地說,在重慶有很多像王紅旭一樣的平凡市民,在關鍵時候能挺身而出,以高尚的道德品質踐行舍己為人、見義勇為的精神。

  6月5日,兩位目擊王紅旭勇救落水兒童的市民,帶著自己的伴侶、兒子、兒媳、孫子孫女前往江邊悼念。

  “英雄,你一路走好!一路走好哇!”69歲的王顯才一家五口手持白菊,用濃重的重慶口音,對著滾滾長江大聲呼喊,話未說完淚長流。

  當天目睹王紅旭救人全過程后,王顯才連續三晚都無法入睡,“一閉上眼就是他用手托起落水孩子的畫面。”

  “多好的重慶崽兒??!我專門帶著我老婆、兒子、兒媳和孫女來看看他,他是真正的英雄!”王顯才眼圈泛紅,放下了手中的菊花,卻望著江水久久不愿離去。

  6月8日,近百名市民來到大渡口區慈善會,自發向王紅旭老師兒子定向捐贈生活教育費用。

  “我代表小區43位居民向英雄致敬,定向捐款21750元,表達大家共同的愛心。”家住兩江新區的聶國舉,鄭重地將一個鼓鼓的信封雙手遞給工作人員,信封上寫著“兩江新區大竹林龍湖天瑯小區業主捐助王紅旭老師孩子成長愛心款”。

  “千年渡口,凝望奔跑的方向,百米沖刺,笑對生死的考場……何懼惡浪,雙手托舉生命的希望……”幾天以后有感于王紅旭的感人事跡,重慶音樂人陳剛作詞、周亞輝作曲,譜寫了一首蕩氣回腸的歌曲《最后的課堂——致敬舍身勇救落水兒童的王紅旭老師》。

  教師之家走出平凡英雄

  “他名字中的‘旭’字是我起的,希望兒子以后能像旭日一樣發光發熱,溫暖周圍的人。”母親李永蘭接受記者采訪時強忍悲痛地說,兒子不負這個“旭”名。

  6月1日當晚,李永蘭就已知道兒子在長江中救起兩個孩子后消失在江中的事,但慈母仍舊在固執等待,一夜難眠盼望著兒子第二天能推門進來喊一聲“媽!”

  然而固執的等待,仍舊沒有等到奇跡的出現。

  王紅旭犧牲當天,重慶日報記者兵分多路趕赴王紅旭生活、學習和工作過的地方,一路追尋這位老師35年短暫人生中的過往。

  1986年1月15日,王紅旭出生在重慶萬州區余家鎮。

  這是一個在農村較特殊的家庭,家中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均在鄉村學校從事教育工作,是當地鄉親們口中的“書香門第”。

  王紅旭的奶奶范信秀已是86歲高齡,回憶起孫子全是滿滿的眷念與不舍,“他在上高中,就曉得主動給我洗腳。他拿的第一回工資,就給我買了件衣服……”

  余家鎮的鄉親們動情地回憶,王紅旭從在萬州區鐵爐學校讀小學開始,到萬州上海中學讀高中,再到重慶師范大學體育與健康科學學院讀大學,每逢寒暑假回老家,只要看到老年人挑著擔子走在路上背不動時,他從來都是二話不說接過去幫著挑。

  救人這種事,王紅旭也不是第一次了。

  大學同學梁銳至今記得,大三暑假那年,王紅旭與他一起在游泳池當救生員時,一個小男孩不慎落水還沒人看到。王紅旭第一時間就撲進水里將那個孩子救了上來。

  從學校踏入社會,王紅旭善良助人的本性一直未變。妻子陳璐?;貞?,丈夫為了救人還曾“拋下”過自己和兒子。

  一年前的夏天,王紅旭一家三口在仙女山上避暑。

  一個小男孩玩游樂設施時不慎摔下,頭部鮮血直流,旁邊的老人嚇得不知所措。

  “大山里不好喊車,我把孩子送去鎮上醫院,馬上就回來。”王紅旭見狀,抱起已是滿身血跡的小男孩,就沖向停車場,邊跑還邊對妻子交代,快幫老人去找小孩的父母。

  王紅旭生前在大渡口區育才小學擔任體育教師12年,學校里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記得這個總是滿臉帶笑的體育老師。

  同事余穎還記得多年前的一天,下班回家在校門口偶遇王紅旭,看見他手里的購物袋里裝滿了小食品。

  余穎好奇地問:“旭哥,你還喜歡吃零食?”

  王紅旭說:“娃兒們訓練辛苦了,我答應他們,訓練刻苦有獎勵。”

  在學校,王紅旭不僅是一位體育教師,還兼任育才小學田徑隊教練。

  從2010年起,王紅旭連續10年帶領學校田徑隊參加大渡口區運動會,連年獲得冠亞軍。他本人因成績突出,先后五次獲得優秀教練員、優秀指導教師等稱號。

  有人不解王紅旭為何那么義無反顧地跳入江中,好友曾晶動情地說:“你們不了解他,他是那種在操場上聽到學生叫喚都會立即沖過去的老師,更何況是看到在江水中掙扎的孩子呢?這也許就是一個老師的本能吧。”

  英雄離去,英魂永存。

  日前,教育部已追授王紅旭老師“全國優秀教師”榮譽稱號;王紅旭入圍6月“中國好人榜”候選人;重慶市文明委已追授王紅旭為“重慶好人”;市委政法委擬授予王紅旭市級“見義勇為先進個人”榮譽稱號(正在公示中);市教委、市人力社保局已追授王紅旭“重慶市優秀教師”榮譽稱號并號召全市教育系統向王紅旭老師學習;市總工會授予他“重慶五一勞動獎章”。

  記者查詢發現,截至6月18日9時,王紅旭舍身救人的事跡,僅微博總閱讀量已超過8.6億,抖音總播放量已超6.4億,相關話題連續多天占據熱搜榜榜首。王紅旭,一個挺身而出的凡人名字,已經從山城重慶傳向了全國。

中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